2017年8月16日 星期三

香港流行文化每況愈下



"曾經是超班馬的攝影、平面及出版、產品和玩具、電影和流行音樂、時裝和名模、建築和設計,今天為什麼都走了樣?為什麼不再有像昔日般威震四方的出品?相反,就只剩下愈來愈馬虎、沒水準、壞品味的東西,令人慨嘆回歸廿年後的香港,沒進步不特止,還要是不見盡頭的衰。"

見《明報》,2017817

2017年8月14日 星期一

高教公民周六成立

信報的報道。希望成為事實。

2017年8月13日 星期日

香港已經係過去式



馬傑偉: "必須接受,香港已經係過去式。Those were the days。覆水難收,不要相信美麗謊言。死咗唔可以講翻生。戰後幾十年因緣際會發展出來的大都會,過去了,由它吧,給香港一個decent burial。有錢有權、沒有約制的大國,不會因為邊陲小島哭鬧幾聲就會轉性的。不想離開的,只能尋找生活下去的方法。逝者如斯,人總要勇敢生存。保住腦袋,保住清心。"

2017年7月15日 星期六

他們是我們投票選出來的





《明報》星期日生活,2017716。另有白雙全與梁國雄的對談。

2017年7月10日 星期一

無意中得知了一位報紙編輯的生日


《明報》的副刊每天例有一篇「不代表《明報》立場」的〈編輯室手記〉,今天(710)的作者記述的是接近七年前劉曉波獲頒諾貝爾和平獎那一天,她因為要趕稿報道以至自己連生日也沒有吃晚飯的事。

我想起當年自己好像也有寫下獲悉劉氏得獎的情況,於是找了一下,果然是有2010109這一篇;那時而且還引來了兩位同行的回應:攝影豬竟然還是在廣東省內從《東方日報》得知的哩。

這個多星期以來大家都看了不少有關劉氏病重垂危的消息和討論吧,但我還是想多加兩句:同是在今天《明報》副刊,區家麟在他的專欄文章中寫道:「愛國者以身殉道,被碾成粉末;愛國賊歌舞昇平,無知無覺。」
 

2017年7月8日 星期六

20年


 "七月二日的《明報》,頭條大相是習近平和林鄭,整個A1就是大人由上而下的訓示,左上角是林鄭換過的四條裙,重看幾次沒一點香港人的民情,沒有吳文遠警車內疑被警襲擊的消息,也沒有七一巿民上街叫釋放劉曉波的片段。如果廿年後,只剩下一頁報紙A1得以保留,屆時後人大概以為,今年七一星光燦爛。"

《明報》,二零一七年七月八日。


2017年7月2日 星期日

不識歐陽乃沾



201773的《明報》教育版。初見時有些驚訝:乖乖的從記者至編輯都不知道資深香港畫家歐陽先生喔!他的兒子還是報章的專欄作家耶!

然而再反躬自思,也稍為有點感到慚愧,因為其實我對歐陽氏的畫作也無甚認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