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5月27日 星期一

正邪對壘


兩篇拍拖般刊登在528《明報》的專欄文章。

李柱銘:「筆者向來強調,中共是把香港問題國際化的始作俑者,當年他們把《聯合聲明》在聯合國登記,高調爭取國際社會支持,故如今中共不按本子辦事,而林鄭月娥又不捍衛特區權益,外國政府為港人發聲,才是『理所當然。』」

潘麗瓊:「任特之戰,如正邪對壘,究竟誰勝誰負?人間正道是滄桑。」


2019年5月21日 星期二

光州5月18日


"每年518,韓國總統都會親臨光州,出席紀念儀式,永遠記住為爭取韓國民主而犧牲的每一個名字,永遠記住民主的道路是如何走過來。"

522的《明報》。

2019年3月27日 星期三

傳說中的會計師夫婦


舊同學丁母憂,一誌。

328的《明報》。

2019年3月24日 星期日

傳媒更要對引渡法


"經常需往內地採訪的記者,更加是高危一族,每次採訪大陸官方不歡迎報道的負面新聞,安危都在刀口上。現時只要能返抵香港便告安全,將來仍會安全嗎?為何媒體組織和機構,至今不發一言?"
 
325的《明報》。 "

2019年3月3日 星期日

荃灣的大會堂、麥理浩、文藝



"香港人懷念這位港督,大多是欣賞他的十年建公屋計劃和創立各種福利政策,但他自己最感窩心的卻是文化發展。一九九七年他重返香港出席移交活動接受訪問,問他最懷記的任上措施是什麼,他的回答是:一九七三年創辦的香港藝術節。此後藝術節年年舉辦,至今不斷,麥理浩應該很安慰了。他任上還創立了音樂事務處,讓才華橫溢的年輕本土政務官擔任總監,推動香港的音樂教育。"

34的《明報》。
 

2019年2月27日 星期三

留港內地文青


"去年九千內地畢業生留港就業。其實愈來愈多內地高學歷青年成為香港人,這一群組對香港身分有微妙的心理,尤其是當中有不少「文青」,對文化議題比較敏感,對本土派很不以為然,對港青仇視強國人更是心情複雜。"

228的《明報》。

2019年2月24日 星期日

螢火蟲以捐肝者命名

"阿甄,普通文員,兩年前,無私捐出活肝,予急性肝衰竭的病人鄧桂思。跟鄧桂思也不認識。毅然捐肝,哪怕自己母親也有肝病。幾個月後鄧桂思因併發症離世,但阿甄毫不後悔。……一年後,一個素未謀面的生物專家,就以在東涌發現的全港首種活體怪眼螢火蟲,為鄭凱甄命名,這平民紀念又比什麼官式勳章大小紫荊更發自內心,更寶貴。"

225的《信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