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16日 星期三

香港流行文化每況愈下



"曾經是超班馬的攝影、平面及出版、產品和玩具、電影和流行音樂、時裝和名模、建築和設計,今天為什麼都走了樣?為什麼不再有像昔日般威震四方的出品?相反,就只剩下愈來愈馬虎、沒水準、壞品味的東西,令人慨嘆回歸廿年後的香港,沒進步不特止,還要是不見盡頭的衰。"

見《明報》,2017817

2017年8月14日 星期一

高教公民周六成立

信報的報道。希望成為事實。

2017年8月13日 星期日

香港已經係過去式



馬傑偉: "必須接受,香港已經係過去式。Those were the days。覆水難收,不要相信美麗謊言。死咗唔可以講翻生。戰後幾十年因緣際會發展出來的大都會,過去了,由它吧,給香港一個decent burial。有錢有權、沒有約制的大國,不會因為邊陲小島哭鬧幾聲就會轉性的。不想離開的,只能尋找生活下去的方法。逝者如斯,人總要勇敢生存。保住腦袋,保住清心。"

2017年7月15日 星期六

他們是我們投票選出來的





《明報》星期日生活,2017716。另有白雙全與梁國雄的對談。

2017年7月10日 星期一

無意中得知了一位報紙編輯的生日


《明報》的副刊每天例有一篇「不代表《明報》立場」的〈編輯室手記〉,今天(710)的作者記述的是接近七年前劉曉波獲頒諾貝爾和平獎那一天,她因為要趕稿報道以至自己連生日也沒有吃晚飯的事。

我想起當年自己好像也有寫下獲悉劉氏得獎的情況,於是找了一下,果然是有2010109這一篇;那時而且還引來了兩位同行的回應:攝影豬竟然還是在廣東省內從《東方日報》得知的哩。

這個多星期以來大家都看了不少有關劉氏病重垂危的消息和討論吧,但我還是想多加兩句:同是在今天《明報》副刊,區家麟在他的專欄文章中寫道:「愛國者以身殉道,被碾成粉末;愛國賊歌舞昇平,無知無覺。」
 

2017年7月8日 星期六

20年


 "七月二日的《明報》,頭條大相是習近平和林鄭,整個A1就是大人由上而下的訓示,左上角是林鄭換過的四條裙,重看幾次沒一點香港人的民情,沒有吳文遠警車內疑被警襲擊的消息,也沒有七一巿民上街叫釋放劉曉波的片段。如果廿年後,只剩下一頁報紙A1得以保留,屆時後人大概以為,今年七一星光燦爛。"

《明報》,二零一七年七月八日。


2017年7月2日 星期日

不識歐陽乃沾



201773的《明報》教育版。初見時有些驚訝:乖乖的從記者至編輯都不知道資深香港畫家歐陽先生喔!他的兒子還是報章的專欄作家耶!

然而再反躬自思,也稍為有點感到慚愧,因為其實我對歐陽氏的畫作也無甚認識。

時叩窗槅



六月份有幾個星期玻璃窗上常見貼有這種昆蟲,都是長約兩厘米,看上去似乎是蛾類吧。大部分時候都是呆貼著動也不動輒上點鐘,但偶然也會搖晃著身體爬行一段。

常理推測是繁殖季節,然而窗上同時來了幾隻的時候,卻又既不交配也不打架。即使兩隻蟲爬行相遇著了,也只是擦一擦身就分開了,看起來很愛和平。日間陽光好時我從窗外望隱約見空中飛著好些小蟲,不知道會不會就是牠們。如果是的話,牠們來探我想是為了休歇一會而已,之後就會繼續尋找愛侶去了。

有認得牠們的希望賜教一下,希望將來再見時可以打個招呼哩。

2017年6月13日 星期二

黑色幽默的颱風神話



黃照達的漫畫,見614的《明報》。

將北歐的雷神請來香港,感覺總是有些怪怪的。至於颱風在東南亞肆虐,起碼都是上千上萬年以來的事了罷,但本地以至華南地區似乎都沒有什麼神話故事,想是失傳了。只記得七、八十年代時天文台都以女性為它們命名,雖然是有性別歧視成份,到底都有些故事想像。反而現在命名權給了各地政府,卻難得有符徵與符念匹配的,於是就變成了空洞的宣傳了。

 昨晚將「李氏力墻」的說法告訴在北京工作的新相識,她覺得很幽默,黑色的。

2017年6月11日 星期日

非中產旅遊者賣各國電話卡



2017612,明報。

"每次出門,總會去到深水埗鴨寮街找Cat姐,她擺賣各國預付上網電話卡,未必是最便宜(我沒有格價),但至少,她是專業的。她的專業在於可靠,十次買卡九次都管用(總有甩轆的時候),即使出問題,她也會跟進。"



2017年5月22日 星期一

灑著雨的星期日下午


修頓球場。球賽取消了,觀眾看台卻是人頭湧湧。

2017年5月19日 星期五

康文署在藝術中心外建立的最新公共彫塑

作品名稱:不詳
年份:2017年
尺寸:約高4呎
材料:木、黑色塑膠袋、紅白兩色膠布

2017年5月10日 星期三

唱國歌



見《信報》2017510日的報道。我們民眾力量,冒著敵人的炮火,前進!前進!


2017年5月9日 星期二

二十年了

二十年了,保安規模愈加驚人,本來應該歡歡喜喜,卻是警察空巷、水馬圍城,嚴密防備人民,擦亮玻璃心,免高位者尷尬。二十年了,只有硬道理,沒有軟實力,鼓勵享樂賺錢,主力馴養人民,遇到任何批判聲,不反躬自問,只懂歸咎外國勢力;不得人心,多少煙花慶典都填補不了。」

明報,201759日。


2017年5月5日 星期五

從日本地名想到菊與劍

單是東京,我想到的就有日暮里、表參道。即使是原宿和新宿,心想這個宿字真是下得好。

2017年5月3日 星期三

從曾德成到黃之鋒




"五十年前曾德成對時局的不滿和不甘心,和今天的黃之鋒相似。五十年前新蒲崗膠花廠勞資糾紛將一地火水燃起,促使殖民地政府在暴動之後推行一連串社會改革,今天,掌權者與既得利益者若然沾沾自喜以為雨傘運動告終,大安旨意繼續漠視港人的真普選訴求、蠶食「港人治港」,只因他們對一地火水視而不見。見《明報》,2017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