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25日 星期六

花圃爭路

香港的行人道說不上寬敞吧,為什麼硬是還要佔去一半來開墾花圃呢?

西環中聯辦前面的行人道嗎?我可以理解,雖然絕不贊同。但其他地區又怎麼解釋呢?

圖中的是黃大仙的竹園道;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後面的白田街,也有類似的工程在進行之中。

2010年12月24日 星期五

歡樂聲中

今年收到的數碼聖誕咭的數量甚多,都是集體發出的;故此知道不是自己的交際手段有所改善,而是愈來愈多人懂得利用這種比較環保的致意方式。在各款賀咭之中,最得我心的乃是活化廳發出的一款,簡直就是在靈魂最柔弱之處給按了一按。圖像是陳素珊繪製的,不知道是應廳的邀請動手,還是廳徵得她的同意散發。

今年我算是過得不錯,也祝願大家康好。

在地上平安,歸與關愛這個世界的人。

2010年11月25日 星期四

從三言到一言

再次在此刊出《藝術造假》裡面冇膽孖仔的作品,只因昨晚(25)網上傳出支聯會元老司徒華病危的消息
 
到了今早,兩家與民主黨中人關係密切的報紙都刊載了否認的報道。《明報》李先知引述人稱華叔的大弟子張文光的回應,說「他與包括民主黨主席何俊仁在內的幾位黨友,前日周三還特別到醫院探望了司徒華,並且與他一起吃甜品,其間還有講有笑,情況肯定比前有進步。」。《蘋果日報》更說他將會在後日支聯會的會員大會上,再次競逐連任。

我沒有什麼內幕消息,但的確估計司徒華的身體最近轉差了一些。因為他在《明報》副刊裡跟吳志森和洪清田輪流寫的專欄「三言堂」,這星期已經脫稿了兩次:上次他的文章出現,是上星六1120日的事了。

自從五區公投和通過政改方案之後,我對司徒華的認識發生了不可逆轉的改變。這裡貼冇膽孖仔的作品,不是為要抽水,而是要表達立場。


2010年11月21日 星期日

毛澤東支持結束一黨專政?


8月份我搞的《藝術造假》的展覽裡,有冇膽孖仔與廿皮合作生產的毛澤東式書法牌匾,在活化廳在橫街櫥窗內懸掛,期間圍觀的坊眾不少,譭譽大約參半吧。據活化廳的同工告知,曾有街坊看了牌匾後破口大罵,說毛主席沒有說過牌匾裡的話,藝術家們根本是造謠生事(今天的說法是尋衅滋事了)、破壞社會和諧云云。
我只是個搞策展的,對這些控訴實在不懂辯答。但是今天(1122)《明報》的論壇版卻刊出了長文「對「一黨專政」問題的梳理與分析 ——毛澤東與中國政黨制度」,作者鐵犁引用大量資料證據,指出毛氏生前長時間都反對一黨專政,只是未能「很好地堅持、完善它」而已。
由此看來,冇膽孖仔們的作品沒有大錯呀!


2010年11月11日 星期四

這幾天我總想著彼拉多


下文轉載自今天(11月12)的《蘋果日報》,希望作者和報館都不會追究。

讓我們記下審判長名字
 
「結石寶寶之父」趙連海,僅因為替三聚氰胺奶粉案受害兒童和家長維權,十一月十日被北京市大興區法院以「尋釁滋事罪」判囚兩年半。本港電視台片段所見,趙妻李雪梅等家屬聞判後在庭外呼天搶地之際,竟有法院人員在旁冷聲大笑。這些共產黨內的公務員們,雖然你們或者 已經行屍走肉了,但請問你們的良心何在?
讓我們記下這次審理趙連海案司法人員的名字:審判長李秀芹、審判員徐書紅和路婭麗、書記員張金紅,以及在 幕後操縱他(她)們作出判決的北京市政法委領導。這次稍令人欣喜的是,與劉曉波案去年底宣判時內地傳媒全部噤聲相比,這次趙連海案的消息還是見之於內地多個地方新聞網站和報章。

如何面對專業良知 

而在搜索引擎「百度」,「法官李秀芹」 已成了熱門關鍵搜索詞,網民已集體把這位製造荒謬莫大寃獄的女法官,放到互聯網的「羞恥柱」上。「北京法院網」上有關李秀芹的介紹稱,李法官多年來「實踐着『公正司法,執法為民』的諾言」,其「深厚的法律功底和嫻熟高超的駕馭庭審的技巧」,經常使「被告人從不認罪轉變為心服口服地認罪服法」。可是據李雪梅轉述,趙連海聞判後先是失笑,然後怒扔囚服,還揚言要在獄中絕食抗議。

眾所周知,內地司法系統並非獨立,全國各級的公安、檢察院、法院,都置於中 共各級政法委的領導下。這次在幕前執行上級政治決策,不惜罔顧法律精神扭橫折曲的李秀芹和其他司法人員,也只是求安安穩穩地打份優差而已,但在夜闌人靜之時,試問你們都敢堂堂正正面對自己的專業和良知嗎?

艾自由
越位網撰稿人


2010年10月24日 星期日

不死貓傳奇(二):癌蠱第三年

200710月,貓進食出了問題。我帶她往愛動物協會看醫生,首次診斷認為是牙痛;於是安排時間拔掉。

那天動手術的是另一位醫生,她張開貓嘴巴後說看到食道口有些深顏色的組織,認為要割切和做化驗;言語間表示情況並不樂觀。登時我的心情從在西貢嶂上划艇變成了在洛杉磯乘坐過山車,而且彷彿直插入不見底的深淵之中。化驗樣本費用700元,因為要寄送到英國那邊,也更增加了劇情的懸疑性。

一兩個星期之後的某個下午,他們用電話通知說證實是惡性腫瘤,之後只一句對不起就掛斷了,也沒有提到要不要安樂死。以後的事我不想說了,總之是飽受煎熬。轉眼間已是三年,貓除了吃得較慢之外沒有什麼異樣,繼續眼聰耳靈我回家晚了就要捱她責罵。半年前我購買貓糧時,也從一公斤裝的恢復到三公斤裝的了。

照片是昨天拍攝的,她的座墊髒得有點抱歉。只是換新的她不肯要,沒辦法哦!

2010年10月17日 星期日

電冰箱裡的騎呢怪(一)

今個學期要教三科五班,其中視覺文化是我首次任教的。將以往所學應用實踐,比只啃書本確是來得立體得多。

為了多向同學介紹不同的資料收集和展示方式,有一課我們邀請了「民間博物館計劃」的陳沛浩來演講,解釋他們如何進行各種計劃和有關的過程與焦點。當中的雪櫃藏品研究計劃最接近平日生活,十分有趣。

回到家裡一時興起,也將自己的雪櫃來分析一番。就像Howard所指出,最多的藏品是許多人沒有想到的醬汁類,甜的鹹的烹調用佐膳用火鍋用XOHP醬等一大堆,我不吃麥當奴自然缺乏小包的西紅柿醬。最感雞肋的是薄荷醬,一來賞味期甚短,二來除了吃烤羊時塗醮之外,真是不知道還能怎樣將之打發。

另外也想注意有沒有甚麼無用甚至莫名其妙的東西。大概是自己太規律的緣故,竟然幾乎又要交鴨蛋。幸而總算找到了這枝塑料造的管狀物,無論顏色設計都堪稱一絕,至於什麼時候塞進去的以及有何用途,通通全無答案。



2010年10月12日 星期二

活化田生上《蘋果》

才不過又兩天,「活化廳」扮田生收樓的紅布條,又在星期一(11)《蘋果日報》給報道了。該報記者說:「強拍條例九降八後,好多舊樓都被田生地產貼滿紅色 banner,十足被人淋紅油咁款。呢啲 banner多數寫上恭賀本廈已被成功併購之類嘅字句,有啲大廈仲由外牆到樓梯都貼到紅噹噹,甚至出現「倒十字架」形 banner,搞到街坊以為田生做咗救世主添。……獲藝術發展局資助嘅油麻地活化廳一班藝術家,最近就 DIY整咗塊紅 banner,掛喺舊樓外牆,實行扮田生玩田生。banner上嘅田生商標,變咗活化廳 logo,寫上「恭賀本廈已收撥款的活化廳」。香港地小市民想出番啖氣,有時真係要靠創意。」


在香港這個槍打出頭鳥的社會,「活化廳」這樣的高調反建制,恐怕很快就會成為眾暗箭之的;加上我們的成員程展褘最近又發起「牛棚社區網絡關注組」,抗拒政府產業署長期以來對牛棚藝術村的嚴厲管制,說不定陰招很快就會發生了。

2010年10月10日 星期日

回購自己的書



母親昨天生辰,家人慶祝去了灣仔合和中心旋轉66。我近年盡量避免自助餐,以進食多於身體所需之故;然而朋友之間可拒,家人則否,無奈也。
餐後步行至修頓球場的書展會,在二十元的特價書攤上赫然見到四本《形彩風流》,比我向出版社購買的出廠價還要廉宜,於是掃貨。我的猜想是他們拿了五本出來好過呆在貨倉,另一點則感謝那位慷慨解囊的捧場客。
自己的書賣20元不敢說屬高抑低,但我另外買了的兩本則肯定是超值:一是John BergerWays of Seeing》的中譯本,一是聶華苓的《三生影像》,600頁磚頭咁厚,即照片中最下面的一本,兩本都係賣十蚊。想到自己的書比他們的還要貴一倍,真係陰陰咀偷笑。

2010年10月9日 星期六

活化廳再上《明報》A疊

五月份時在此提過《明報》似乎對活化廳特別厚待,星期日生活版定期曝光之外,間中仲俾我地搏懵上吓A疊。嗱嗱嗱今次仲係打正旗號嘅添,唔係咩呀!


圖片說明文字咁講:「諾貝爾和平獎結果公布後,位於油麻地的上海街視藝空間,鐵閘被人用噴漆噴上「
Nobel Peace得獎人 劉曉波在囚中」幾個大字,慶祝劉氏得獎之餘,也是無聲控訴。(劉焌陶攝)」

2010年10月5日 星期二

把《信報》放在貓大便之下

早前在電視上看了個新聞特輯,探討八達通轉賣用戶資料所引發的個人私隱論題。當中有訪問購買了用戶資料的傳銷公司老闆,他說其實香港人不很介意他們的個人資料外洩,因為除了傳媒上沸沸揚揚之外,沒有什麼人跑到街上示威抗議呀!


想想也是。上月份文化人陳雲由於撰文咒罵地產商人給《信報》中止了十多年的合作,當時網上出現了一大堆撐陳雲的言論,但最起碼的到北角報館去燒報紙的節目也無人建議。大概是沒有了陳雲文章看的日子固然有些遺憾,但也不是難以忍受的。遊弋於溫水裡的青蛙是這樣的想。


中日雙方因為釣魚台主權漸呈緊張時,林行止主張以個人行動來對抗日本,例如暫時不要購買日本製造的商品,不去日本旅遊等。我今早記起了這話,就用《信報》墊在新換的貓沙下面了。



2010年9月29日 星期三

時爐

寫這些文字時圖中的微波爐已經進入了循環再用的程序,蹤跡難尋了。如果還有什麼情緒上的縠紋的話,都應該要讓它平伏下來吧。


對這爐我較深的記憶只有一條。故港大藝術系教授時學顏未離開香港時有次招待學生到她家中,有學生自告奮勇去燒水卻找不到水壺,問之卻被她臭罵了一頓,說難道你連微波爐也不懂得使用嗎?


我沒有上過時教授的課,進港大唸碩士時她好像已經離職,之後也只是跟她會過一兩次面,說些閑話而已。然而輾轉之間,這微波爐卻在十多年前到了我家,服務至本月中才因機件不行退役。而時先生在幾年前已下世了,據說是正在等候燒水時突然過身的。


我家中也許還有時教授的遺物,但我是未必知道的了。說起來,家中也有另一位上代學者林年同的東西,有機會再談吧。



2010年8月7日 星期六

捉眼有道


前文說過《藝術造假》展覽的意念出自「活化廳」另位成員 是誰抱歉不記得了,請自行出來相認吧 連新聞稿也不是全是我的手筆。事緣我寫文字一向崇尚言簡意賅,今次也不例外。結果較善於與傳媒打交道的同僚讀後不禁頻頻搖頭,終於大筆一揮,給我添了好些枝葉和搞笑位,才電郵發將出去。


唔到我唔服,新聞稿發出之後就有《AM730》的記者將新聞稿內的章句活化成為報道,白紙黑字道:「策展人黎健強所說」,《藝術造假》大型多媒體綜合藝術節之名「的確係作大了些」。陰功呀!我幾時有咁講過呀?其實此句正是同僚為我添加的:毫無幽默感如我者,怎麼能夠想出這樣的點子呢?


起初我仍不認輸,豈料事隔幾日,《信報》文化版當權化名卡夫卡的揸弗人為《藝術造假》寫宣傳介紹時,也說「策展人黎健強說,展覽確實有點作大,….」嘩!同一句話我連續食咗兩次,雖然難以置信,但仲可以唔服咩?

2010年7月23日 星期五

造假都係藝術?





我在上海街「活化廳」掛名了大半年,終於搞了第一個展覽《藝術造假》。說起來,這還是我策展的首個非攝影的展覽。今晚6點鐘開幕,有興趣又有時間的朋友請來參加!

對我有點認識的朋友看到這個展覽主題,可能會直覺地說果然是我的興趣;但事實上題目是別位活化廳成員的心血,在去年制定全年計劃時提出來得到拍板接受的。至於為什麼最終由我負責,想來是大家不忍看見我老是投閑置散,就安排讓我負責啦!

下面是展覽的宣傳資料,不完全是出自我的手筆:

《藝術造假》
2010724() 822()
油麻地上海街404號地下 活化廳

藝術品最怕就是被人說是偽造,因為一旦表面證供成立就會身價暴跌,搞不好更會陷入萬劫不復的深淵。但講真,在假的世界裡,藝術家其實較少受到束縛,故此自由度更大,創意空間也比較多,藝術與真真假假的弔詭處,其實值得進一步的探討、玩味。

為鼓勵大家加入造假的繽紛天地,油麻地上海街404號地下的「活化廳」將在本月二十四日起舉辦《藝術造假》大型多媒體綜合藝術節(無錯的確係作大了些),展出多種真假難分、假到出汁、以真亂假等等的視聽作品,歡迎參觀、參與(你被騙無妨吧?)。

同期,我們也力邀得民間電台FM101的成員,在申請電台牌照困難重重(除非你是什麼大財團)、大氣電波遭浪費、社區電台被取締的氣候裡,為大家公開教授各式公開廣播的技巧。你說這是公民抗命挑戰惡法,我們說這是以派對心來的知識共享。(這次真是斷估唔拉?)

在民主都有假、普選未必真的年代,不看《藝術造假》,絕對是您的損失。(真正意思,或者是日後你發覺被人以藝術之名蒙騙而有所損失,不要說我們沒有提醒過你!)

展覽如有雷同,實屬巧合。多謝合作!

主辦:活化廳
電郵: info@wooferten.org
網頁: http://www.fakeprojects.blogspot.com/
facebook群組:www.facebook.com/home.php?#!/pages/Woofer-Ten-huo-hua-ting/137694588088?ref=ts

查詢: 3485 6499

【藝術造假】展覽詳情:

策展:活化廳造假策展團隊(隊長:黎健強)
藝術造假展覽參與者:香港創造、冇膽孖仔、葉長安、黃啟裕、蕭競聰、mMK、魂游
開幕:2010724() 晚上六時正
展覽日期:2010724()2010822()

2010年5月25日 星期二

活化廳上港聞版

近年香港政府提倡活化,但若論城中最成功的例子,很多人都以為是以維園阿哥馬草泥為綽號的任亮憲,他將死氣沉沉一人一句的週日電視直播節目《城市論壇》活化起來,使之成為有了點倫敦海德公園feel的議論場合。


可惜任亮憲的活動跟香港藝術團體「活化廳」無關,不然身為「活化廳」哎吔成員的我,也可以沾些光彩。其實「活化廳」自成立以來,在傳媒方面都有不錯的曝光率,特別是《明報》,在副刊「星期日生活」中,每月都有讓「活化廳」搞一頁的內容,而我們有些成員的作品,也不時出現在「星期日生活」各頁之內。


但像昨天那般讓「活化廳」出現於《明報》的港聞版之中,記憶之中倒好像還是頭一次。那是個報導油麻地近來出現了有些自由業的性工作者的專題,可插圖照片中卻清楚地見到「活化廳」的三個招牌大字,十分醒目。當我把圖像用電郵傳給大家看時,眾人的反應都很積極,總司令還馬上要購買一份報紙留作檔案紀錄。結論是只一個字就能形容 正爆!



2010年5月16日 星期日

班長我沒有扔白毛巾

班長:


不經不覺你已是第三次在這個選區出選。之前兩次我都沒有投票給你,希望你不要介意。不是說我不願意你當選,而是我更認同另一位候選人的立場與政綱,於是你就只好成為我的opportunity cost了。對於你的人格與抱負,我仍然是充滿信心的,雖然說我們沒有同學或者朋友式的接觸,都有超過二十年了。


今天的補選,我幾經考慮之下,終於首次把票投給了你。一來我希望你的得票可以高一些,二來我想黎敬輝君應該不會對落選和沒收保證金感到失望的。說到底,今天我也不是因為你的個人而把票投給你,我投向的乃是你所代表的支持全面普選、反對功能組別的議題。我之要多番考慮才把票投給你,正是因為你所屬於的公民黨一直都只說要儘早推行普選,而不是「大專2012」他們所斬釘截鐵要求的2012年。


現在已經是下午830分,就投票狀況看來,結果是令人失望的。幾十年前Norman J. Miners說香港人政治冷感,至今似乎沒有發生根本的轉變:不同之處,是當年邁樂士說的主要是戰後來港的華人,他們抱的是難民心態;今天普遍冷漠的卻是土生土長的嬰兒潮世代,他們的取態才真的是叫人羞恥,還說什麼公民社會呢?為什麼如此,香港的政治學者卻沒有為我提供可以信服的解釋。


面對當前中國大陸的政治和社會局面,我是堅決不相信香港人大部分是不支持民主的;較為合理的想法,是他們早已放棄了爭取,甘心做舉手投降的白毛巾幫而已。



2010年5月10日 星期一

Martin You Haven't Messed Up


1989年北京學生運動進行得如火如荼時我在英倫求學,大姐給我寫信說學生領袖的名字是吾爾開希,是從此開始有了希望的意思。兩年之後大姐誕下麟兒,沒有以開希為名,但取了個英文名字Martin;在那年頭之中,我想誰都明白她的期許罷。


跟大部分香港人一樣,大姐對政治的興趣其實不大。這十多二十年來,跟她每次見面時都是談工作談家庭的多,每觸及政治話題則淺涉即過。Martin雖然是她的獨生子,但姐夫與她對他的教養也不算緊嚴,基本上是循他的興趣讓他發展。我最記得的是他的中文書法不錯,彈一手好鋼琴,對地理環境等科目很是嚮往。


昨天慶祝母親節,吃飯時大姐又談到常繫心肝的兒子。她說正在英國唸高中的Martin屢次在長途電話裡叮囑她要在516投票,如果不喜歡長毛梁國雄的話也可以將票給周澄。倏忽之間,我無法不想起榮念曾在2003年大遊行之後的裝置作品《樹、人》(見圖)


本篇題目改自本地一人女子樂隊Pancakes,說的倒是兒女私情喔。

2010年3月17日 星期三

有相有簽名係好D

自小家貧,至上世紀80年代中期始知道有英國Twinning這個茶葉牌號。從美國留學回來,在威靈頓街時期的工作室住了些日子的盧婉雯介紹說,將一茶匙川寧的大吉嶺茶葉和一茶匙的Earl Grey茶葉混在茶壺裡再用沸水沖開,幾分鐘之後就有味道很不錯的西茶喝了。


Earl Grey茶的習慣慢慢就是從那時候開始的,並且逐漸得知正宗的飲法是不放奶和糖的。在英國讀書的時候曾經以此款待同屋的鬼仔Mark,他呷了一口後卻馬上堅持還是要放奶:英國人每天往往起碼要喝六杯茶,為免累積不少人都戒了下糖。檸檬茶好像是俄羅斯人的喝茶方法,但在香港用Earl Grey茶葉是個很流行的配搭。


近幾年卻總覺得川寧的Earl Grey的味道走了下坡,尤其是當罐子從直方狀圓蓋的設計換為橫方形及方蓋的樣式的時候更覺明顯。我不相信是純粹的心理原因,就把新舊罐子認真的比較一下。結果發現舊罐子上有開發此茶的第二代Earl Grey的照片和第六代Earl Grey的文字簡介和簽名式,新的罐子就不再有了。說不定續約時條件談不攏雙方終止合作,沒有了秘方之後川寧只好憑著傳統經驗混配新方,效果差一些未必有人會注意吧。


可惜舊罐的茶葉都已經用光了,久而久之我也就只好接受味道稍遜的新罐茶葉。那種永恆的失落,彷彿就是遺憾沒有好好珍重逝去了的時光。


老實說,也並非對川寧有粉絲般的追隨,只是嘗試過的其他牌號更加不濟。有次買了一罐Wedgwood牌的,以為老牌茶瓷廠的鄰屬出品不應該差到那裡去。嘿,竟然要馬上吐掉,接著兩個小時都在咒罵該廠的品質管理,真是混帳的畜牲。

2010年3月10日 星期三

劉姥姥遇大巴士

古諺有云:「福無雙至,禍不單行」。然而自從有了塞翁失馬的故事之後,甚麼是福甚麼是禍已經很難再說得清楚。前星期日我一天內就經歷了兩宗N年僅遇的奇事,上次寫了一宗,今天再寫第二宗。


家住獅子山腰的屋邨,對外街道只有一條,平日只有兩種單層巴士載客出入。這天卻忽然跑來了一支雙層巴士,在屋邨前的停車場打算掉頭,結果失敗而把馬路完全堵死,以致所有居民訪客都要回歸到最原始的旅運方式 即步行是也。偏偏我在JCCAC遇上青文開倉贈書,結果好不容易才能夠將兩中袋書搬回家中,弄得兩隻骼膊都酸痛了。


有趣的是,途中各人似乎都不太介懷,罵巴士司機「死蠢」的固然有,但往往都仍是笑吟吟的。畢竟我們這些深山野人,好不容易才看見雙層巴士,而且還是主要行走香港的新巴耶!但見大家圍著車子觀看拍照,好像春節觀賞花車巡遊般,好不熱鬧喔。

2010年3月7日 星期日

得書勿喜

廣州美術館故人來訪,約了下午在石硤尾創意中心會面。正經事談完之後帶他們在中心四處逛逛。竟然遇上青文租約期滿開倉派書,陳雲葉輝呂大樂文思慧中外名家,只要相中就可以盡入荷囊,不費分文。三人於是進行瘋狂救書行動,滿載而歸,皆云平生僅見的壯烈奇遇。知情者自曉非樂事,心照不宣了。